米雪

【露中】消失

*我明明记得这篇已经发过一遍了!然后它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不全的草稿!尖叫鸡式尖叫.avi
*很久之前产出的东西了
*补档的时候BGM是洛天依的《春风来》

    王耀像往常一样在早上六点三十分准时站在自家楼下的街道口,呼吸着带着薄雾的空气,十分有活力地说:“早上好!”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从他身边走过,静静的,只有衣物摩擦的声音。没有人像往常一样回答他,人们从街上走过,仿佛都看不见他。

    王耀有些愣神。这似乎有哪里不对。

    蓦地,他想到了什么。

   他快步跑到最近的朋友伊万·布拉金斯基家,俄罗斯青年此时在和家人道早安,准备出门买菜。伊万打开防盗门,笑着应和家人的话,回身关上家门,走进电梯间。

    伊万的经过带起了一阵清风,拂过王耀有些诧异的脸。

    他明明就,站在门边呀。

    可伊万却径直走过了。就好像门边什么都没有。

    王耀发疯似的跑到电梯间,不停的戳着那个按钮,心里说着等逮到那个北极熊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免得他下次再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可是电梯没有停下来,似乎是正在其他楼层运作。王耀想他等不了这么长时间,于是他跑向了楼梯。终于,王耀在伊万家楼下的拐角看见了他。王耀用手抹了抹脸上的薄汗,顾不上歇息就朝伊万那边跑。他想抓住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衣领,质问他究竟在干些什么。
 
    伊万此时正和小卖部的老板询问青菜的价钱,王耀追上了伊万,抓住伊万的衣领……

    他的手穿过了伊万的身体。

    王耀看着自己的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叫伊万的名字,明明很大声,可对方却像没有听见一样,拎着刚买好的青菜继续向前走。他还是喊着伊万·布拉金斯基,不停地,一遍一遍地喊着。

    但伊万没有停下来,斯拉夫人高大的身影就那么一点点地在人流中渐行渐远。甚至没有人停下来疑惑为什么那个平时很文弱的青年会不停地喊,歇斯底里。

    小卖部的老板在和下一位顾客交流着,路边的行人顺着人流前进,有时停下来看一看路边摊位上的物件,拎着菜篮子的老奶奶看见了自己的熟人,笑着打招呼,热情地询问对方要不要有空来自己家坐坐……

    一切都那么熟悉,每天早上都会发生。

    可今天唯独没有他。

    王耀喊累了,在路边蹲下,把头放在膝盖上,静静思考。

    他似乎被抛弃了。没有人看得见他,没有人认识他。他忽然想起来在哪里看到过一段话:“孤独两个字拆开看,有小孩、有水果、有走兽、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熙熙攘攘,人味十足。可就是没有你。”

    真他妈孤独啊。

    他想,也许朋友和邻里会在前几天试着寻找他。警察会把他列为失踪人口,报纸会以【青年家中离奇失踪】为题目大肆宣传,人们议论纷纷。人们会把这件事当成日常生活中的调剂,朋友邻里会为他担心。之后,人们会忘记这件事,又会有新的话题作为他们生活中的调剂,朋友邻里会不再为他担心,继续过着他们的生活,他的家会有新的人住进去,那人会和邻里们打交道,就像他一样。伊万·布拉金斯基会有新的朋友,新朋友会像他一样进入伊万的生活,尽管那人可能不会像他一样爱着伊万却不说出来。

    然后,所有人都会忘记他。唯有他活在曾经的记忆里,试图催眠自己,告诉他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他王耀从今天起,就是被世界抛弃的人了。

    王耀在伊万买完东西回家时与伊万一起走进他家。就像平时的早上,他对伊万的姐妹冬妮娅与娜塔莎分别打招呼,尽管没人听得见。王耀一个人生活,因此一日三餐都在伊万家解决。

    王耀走进厨房,想帮助冬妮娅摆好碗筷。他打开厨房的门,摆出笑容。冬妮娅回过头来,疑惑着门什么时候打开了,伸手把门关上。

    笑容于是变得尴尬起来。

    对哦,没人看得见他。

    王耀只好在冬妮娅忙于准备早饭的时候帮忙把碗筷摆好。冬妮娅把菜摆在桌上的时候觉得奇怪,先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然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碗筷被摆在了桌上。

    也许是最近太过劳累了。冬妮娅这么想着,叫屋里的家人们吃早饭。

    饭桌上,一家人和他坐在座位上,准备吃早饭。但对于其他三个人来说,王耀的座位却是空着的。

    伊万起身,说也许耀今天起晚了,他去王耀家叫他过来吃早饭。

    可王耀明明就坐在这里。

    伊万没过多久就回来了,说王耀没在家,说不定是出去了,让其他人不用等他先吃饭。

   中午也是如此。

    晚上也是如此。
   
    俄罗斯人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询问了王耀的邻里后知道了从今早起王耀就没有出现过。
    
     两天后,伊万寻遍了他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也没有人说他离开。伊万于是报了警。
    
    警察在市区展开了搜查,并查找了市内的客运火车飞机的售票记录。

    搜查无果。

    报社听闻这件事,调查过后也写出了名为【青年家中离奇失踪,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的文章,上了报纸头条。
 
    而王耀在伊万家翻看着当日报纸,感叹这明明不是科学报。

    他已经麻木了。

    开始的几天王耀还担心着伊万会不会过分着急,担心着自己的工作要怎么办。但现在,他只是待在朋友家里,什么都不做。

    之后,王耀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会帮伊万家里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在冬妮娅找不到东西的时候让那个东西出现在她面前。王耀也会趁伊万家里的人都不在家时用用伊万房间的电脑。他还会在伊万睡觉之后使用伊万的手机,他知道密码是什么。他也会在伊万不小心打翻墨水的时候趴在沙发上大笑,嘲笑伊万的笨。

    王耀成功的催眠了自己。他告诉自己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一年后,王耀看到了他曾经的屋子里搬进了新的房客。新房客对邻里们很好。他看着新房客把他的东西搬走。

    两年后,伊万也找到了新的朋友,伊万会经常带新朋友回家吃饭。王耀笑笑,在餐桌上多摆上一副碗筷。

    五年后,伊万有了女朋友,是个叫王春燕的女孩子。王耀坐在沙发上对伊万评论着女孩子的好坏。

    十年后,伊万和王春燕结了婚。王耀站在礼堂里,对伊万说“祝你幸福”。

    十四年后,伊万有了儿女。伊万的儿子和小女儿看得见王耀,他告诉孩子们不要对爸爸妈妈说这件事。他会在孩子们自己在家的时候陪孩子们玩。伊万有时会奇怪自己的孩子们有时会莫名其妙的笑起来。

     三十年后,伊万搬进了乡村的新房子养老,孩子们也长大了,不再看得见王耀。王耀也住进了伊万的新房子。这时他发现,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他或许快要消失了。

    春日的暖阳照在田野上,成片的玉米杆子在春风吹动下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神的哨子。

    王耀找了一张信纸,在纸上写到:再见。并署上了他的名字。

    伊万在晚饭时看见了那张纸。他只觉得那个看起来有些文气的工整字体很熟悉。伊万举起那张纸,指着王耀的名字问妻子“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我觉得好像有些熟悉。”

    果然,他的万尼亚已经忘了他呀。

    王耀这样想,在明媚的三月春风中渐渐消失。

——END——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