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露中】鹿港小镇(西利塔)

鹿港小镇

×十一,耀诞,中秋贺文……尽管无论哪个都晚了并且内容和以上几项都没什么关系(…)
×大概是老画家伊万·布拉金斯基系列二
×码字BGM及灵感来源是彭佳慧的“鹿港小镇”
×是作为学校杂志征稿交上去的……名义上主题其实是“呼吁人们重视古旧建筑”……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的(。
×设定是画家露,艺术评论家法叔,跟法叔合租的英sir,十来岁大的耀,对小男孩可好了_(:зゝ∠)_

著名艺术评论家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在周末准时赶到早就约定好要喝下午茶的朋友家时,他亲爱的挚友伊万·布拉金斯基脸上还有没干的颜料。

“嗯?下午茶吗?抱歉我忘记啦。”伊万看见弗朗西斯的时候才想起还有下午茶这么一回事,于是放下画笔随手拿起色彩斑驳的抹布擦了擦脸上的颜料,然后成功地将脸弄得更脏了些。

名画家伊万·布拉金斯基仔细想了想,又拿起了刚放下的还没有调好色的画笔。

“弗朗你要是想喝茶的话那边的架子上有茶叶,我现在比较想把这幅画画完。”画家眨了眨紫罗兰色的眼睛,把注意力转回了未完成的画作上面,不再理会友人。

弗朗西斯任命般的自己起身寻找茶叶,却意外的在架子上看见了一盒从未见过的碧螺春。

……这家伙竟然开始学着照顾自己了吗?

当然,在看见茶壶里明显是被当做涮笔桶用过的痕迹时,弗朗西斯便迅速把刚才那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子里划了去。

洗干净茶壶和茶杯又泡好了一壶花茶回到画室里的时候,伊万正在做对面前的那幅画做最后一点修改和润色。

弗朗西斯搬了个板凳坐到窗子底下,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着未完成的画作。

那是一幅灰色调的水彩画。画家用大片的灰色铺就了一片灰蓝的天空和海面,肆意晕染开的颜色成了分界并不明显的海平面。海边泊着未出海的木质渔船,不远处还能看见白色的帆。海滩上堆放着渔民们的青灰色渔网、被渔网勾出海的海带和海星、还有已经被浪打碎了一半的小孩子堆起来的沙堡。海鸟们低空盘旋,围绕着灰云中透出的一束阳光。阳光照在海滩上,一个少年站在金色里。那是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人,穿着沿海居民普遍的白色褂子和灰色短裤,打着赤脚。少年有一副东方面孔,过肩的头发比海鸟的眼还要黑,用红绳系着垂在胸前。画里少年笑得开朗,微眯着的赤金色眼瞳比阳光更为耀眼。

不多时,伊万·布拉金斯基终于放下了画笔。这意味着弗朗西斯终于可以和伊万沟通了。

“这幅画画的是谁?”

听见这个问题,伊万稍微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我没有和你说过么?关于耀的事情?”

看见弗朗西斯也是一样的疑惑,伊万便用抹布擦了擦手上的颜料,转身在身后桌子上摆着的一摞本子里面翻翻找找,最后拽了个速写本递给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翻开速写本,第一眼看见里面的内容,便似有海边的腥咸气味扑面而来。

速写本里,是用铅笔和简洁的水彩描绘出的一个海滨小镇。

镇子建在海边的一块平原上,镇上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用被海水拍打过千百年的灰石筑成。灰石的纹理被画家运用纯熟的手法表达得很清楚,似乎用手轻轻敲击还能听得见积存了千年海浪的清脆如水的响声。灰色石板铺就的路面上泛着潮湿的深灰色,缝隙里的一点青绿是雨后冒出的苔藓们。同样是灰色的屋檐底下,同绿色一起点缀灰翳的是褐色的树枝搭建的鸟巢,镶嵌在屋檐下面像是海面上的船。淡灰色的颜料晕染开来,整个镇子的空气里都浸润着海水的腥咸。

沿着已经被足迹踏得平滑的灰石路面往里走,经过沿途挂着青鱼和竹竿的灰色房屋,最里头是镇上的祭坛。祭坛上还插着几根未烧完的香火带着微弱的暗红光斑,中间供奉着的灰色石碑上依稀能看出用古语镌刻着“神明永佑 世代不绝”的字样。

速写本里的每一幅画上,都只有一个人——那幅水彩画上的少年。画中人或是站在灰石板上莞尔一笑,或是坐在祭坛边上垂眸静思,少年赤红色的发绳被海风吹起如同跃出灰色海面的一尾锦鳞般飘扬,始终是画面上唯一的亮色,耀眼似火。

伊万毫不客气地倒了一杯茶给自己,灌水般的囫囵下肚之后开始给友人讲述他的创作思路。

“弗朗你听说过一个叫做‘西利塔’的小镇吗?”

见弗朗西斯摇头表示自己从未听说过,伊万便轻轻皱起了眉。

“是吗······我以为你该知道的。我也许记得我曾到过那个镇子,虽然我对那里的印象只剩下耀一个人了。”

“也许记得?”弗朗西斯放下手里的速写本,提出了一个疑问。

画家的脸上露出些许迷茫。

“是的……我也不清楚我记得的究竟是不是事实。我只是突然记起有一个很漂亮的镇子名叫西利塔,镇上有一个我本该记得很清楚的人······他叫王耀。”

“画里的这个东方人?”

“是呀。”提到王耀,伊万的语气变得开心了许多。“耀他是个很棒的人,你知道吗,他在海滩上跑的样子就像一只飞着的黑色海燕,他的发绳又叫他像那些东方人水墨画里的牡丹花一样漂亮……”

画家对王耀的赞美滔滔不绝,甚至让艺术评论家疑惑伊万是否去重修了修辞学。

“那我去帮你问问亚瑟好了,他总该知道你说的那个叫西······西利塔的小镇子。”弗朗西斯提议道。

伊万点头表示同意,于是这一场下午茶就在艺术评论家对画家的采访中结束。

第二天早。

“亚瑟,你听说过叫“西利塔”的镇子没有?”弗朗西斯一边写着关于昨日伊万新作的评论稿,一边随口询问同居的图书管理员。

图书管理员亚瑟·柯克兰正在系领口的温莎结,听到室友的问题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

“西利塔?那是我们现在住的这个西文纳城的古名啊,我想想······大概七十年前扩建新城之后就不再用西利塔这个名字了。”

《新艺术报》10月8日签约评论家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稿摘要:

名画家伊万·布拉金斯基近日有新作,名为《西利塔》。其名与所绘内容皆来自港口城市西文纳之古称,或是有纪念往事之意义。布拉金斯基作品一向有色彩对比强烈之称,本作也在灰暗色调中选取了红色作为对比反差突显画面核心。
……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end——

×手机版WPS的段首空格总是能令我痛心疾首……高呼微软大法好金山都是渣渣。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