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生贺】吟游诗人米雪的星际旅行——津岛箜岚(上)

×给傻子岚的生贺。 @孤寡
×把能记起来的人和设定尽量都写出来了,但还是有实在掺不进去的生日贺文嘛尽量做到尽善尽美。
×下半部分已经写完了的!全文至少3500+!我下了血本的!
×因各种不可抗力因素影响,下半部分没打完,只能先这么将就了……稍微有点心塞,我可是一点都没拖(。
×上半是把米雪的小破国和二狗的奇妙世界堆一起的,下半是以岱宗为中心的星际旅行设定。
×生日快乐。

一、P-M2.5

碗里的绿色菜叶还剩下一半,我用手里的那两根有些过长的筷子扒拉着那些该死的菜叶,只想把他们快些吃完。

究竟是哪个傻子想出来的任务,要吃完一整碗香菜……虽然香菜是很好吃啦。

窗外的阳光从积了很多灰的窗户透进来,尽管如此它还是尽了光明的责任,映照出一束束漂浮着污浊尘埃的空气。

不过我很喜欢这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的窗子向外看,可以看到门外的石板路,顺着这条路往下走,就是镇口的小广场。而沿着路向上,路的尽头就是教堂——从这扇窗就看得到。教堂是黑色大理石建造的,在沿街一栋栋房子的衬托下显得相当宏伟。而事实上,我总觉得它更像是一整块巧克力。我喜欢那个教堂,那是这镇子里最安静的地方了。

我喜欢安静,就好比这个靠窗的位置是这家馄钝馆最安静的地方。这个位置的另一个好处是它距离门很近——我总是懒得往里面走。

倘若你不像我这般懒惰乐意走上几步,走到这间店的厨房那里去,你就会知道店家是不开灯的,那里几乎没有光,有一条走廊隐没在黑暗里面。

那里很吵闹,真的。不过那到是个很有趣的地方。

一些抱有奇怪思想的人和另一些假想的敌人进行不可能成功的,臆想出来的斗争。

啊,我的香菜已经快吃完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的对面坐了个女孩子。我没有理会她,我记得她大概是这家店的帮工。

就在我吃完香菜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的碗突然伸进一双不属于我的筷子,正往我的碗里拨香菜叶。

翠绿色的,混着汤汁的香菜叶。

我抬头看着她,她也抬头看着我。

大概是因为之前一直低着头,她的头发向前拢了些许,店里没有多少阳光,所以我看不清她的眉眼。

“早上好,我是米雪。”对视了有半分钟后,我选择打招呼。

“你好,津岛箜岚。”

二、P-M2.5

我认识津岛箜岚挺久了,久到她因为不用交房租二搬到我和阿良的药铺里来住,在馄钝馆忙的时候去帮工。

在知道她的口袋及她也会使用魔法这个事实之后,强拖着她出门搞事就是我经常会做的事情了。哦对了,还有阿良从巫女的房子里和药炉一起捡回来的法师帽先生。除了药炉先生和《章程》小先生之外,她是唯一一个能与法师帽沟通的人。据她说他俩还能交流的很愉快。

今天的任务时做礼拜,意外的很简单。箜岚说今天会有比较大型的集会,说不定是为了凑人数群发的任务——是的,今天我,津岛箜岚和珉良的任务都是去教堂做礼拜。

箜岚是名义上的教友和信徒,因为她并不想忍受每次去教堂时身为教外人士都要被疯狂传教的令人厌烦的经历。

珉良有个病人要看,于是我和箜岚先慢悠悠的往教堂走。

“吃药糖吗哥?”走过铁匠铺的时候我没有理会铁匠“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要来打块铁吗”的热切招呼,转头问箜岚。

“吃!”我看得见她祖母绿的眼睛里映着的早上九点的朝阳。

“你口袋里有,你自己看看口味……我随手扔进去的,啊顺便帮我拿两块。”我抬头看看金乌的赤羽,指着她的大衣口袋说。

“……啊靠你是傻子吧,你的糖干嘛放在我口袋里。”津岛箜岚果真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了我早上扔进兜帽的药糖,然后她挑了一块柑子的放进嘴里,报复性的又挑了两块薄荷的给我。

很烦啊这个人。

在我体味着薄荷药糖将我置身于北地雪境的清爽滋味时,津岛箜岚突然想起了什么。

“啊对,我记得礼拜堂禁止吃东西的。”说着她把药糖强行吞了下去,然后补充道:“你知道那个恶魔对教条有多固执。”

略有耳闻,教堂那位只有一只角的偏执狂主教恶魔小姐。

但这也不是让我就这么把薄荷生吞下去的理由,这太残忍了。

不过随后当我的鞋面踩上教堂前广场的方白砖时我便发现,我并不用生吞了那块令我窒息的东西。

教堂前的广场边上,我和箜岚停下了脚步。

“喔……年度大戏。”津岛箜岚从口袋里又摸出一块糖,放进嘴里,一幅看热闹的架势。

这时候吃我的糖倒不嫌我乱放东西了。

场面十分混乱。

只有一只角的恶魔小姐正翻着她的经书念这些什么,黑雾便如繁花般涌现,所及之处无人不尖声哀嚎。黑曜石教堂的屋顶,只能飞起十几米高的天使小姐挥着翅膀,攀住了一个十字架,然后十分努力地手脚并用着继续向上爬,想要站到最高的屋顶上去调解混战。有两只角的恶魔小姐用同样的方式与同族者对抗,握着刀或枪的人们冲过重重阻碍想要冲入教堂,我甚至看见有个女孩子纽扣一样的眼睛被一刀剜了下来。

空中也是同样,飞行技巧完全没有为这些人带来在这场混战中的任何好处,反而让碧蓝色成为了魔法光芒与坠落并存的失乐园。

“别不是把所有人都聚到这儿来了吧,那神仙说不定是闲的没事情干了。”她这样说。

我拿出我的魔杖,朝着空中随便哪个人开了一枪,金色的光划过去,“当”的一声敲在一个女孩子的盾上给挡了下来。

我于是撇撇嘴,心说不跟带盔甲的有钱人计较。

“大概是神仙看戏看腻了想搞点大新闻吧。”我接话道。

箜岚对我这种放冷枪的行为表示了强烈谴责,然后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了她的魔杖。念了两句什么咒语也放起冷枪来。

这个人就是很烦。

说起来我倒是格外不信任箜岚的那根魔杖,也就半尺的小臂长度,棕黑色毫无美感可言。最重要的是,它是木质的!管它里面的芯是独角兽还是什么二胡卵子的龙髓,这玩意看着就没有物理防御能力没有防身长度甚至没有什么科技含量……

当然,我这么聪明,在和箜岚因为这事掐了一个小时之后就再也不提了。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还是看热闹来的舒服嘛,白色的地面黑色的教堂配着这阵仗,绝对不比节日的烟花逊色。

我就算不回头看也知道津岛箜岚一定这样想。

——TBC——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