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吟游诗人米雪的星际旅行——津岛箜岚(下)

×生贺的后半部分,选在了傻岚农历生日放出来。生日快乐。 @孤寡
×后半的设定是宇宙,原则同样是尽可能的把设定们都塞进去。
×星系名称的后部全程只会在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标明。
×因为是苟宇这边所以设定也换成了B-N的箜岚√

三、K-K(knowledge)

向岱宗齐鲁势力低头。他们真的太——有钱了。就算仗着有政府的科学教育财政拨款也有些过于有钱了。

尽管早就被人告知只要在别墅区找亮着灯的房子就好,但是······事先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别墅区有这么大的,简直大得过分了好吗。在这里找唯一一栋亮着灯的房子就好像是在“灵世”号上找一只拎着SO₂加热盒的工作人员一样困难。

就在我站在一个路口拿着地图观察着要走面前三条一模一样的岔路中的哪一条时,我看见一个人正往我这边跑过来。因为是深夜,别墅区这边又长期无人居住而没有开路灯,因此除了试验卫星DZ的微弱光亮外就只有我手里的地图在黑暗之中散着明光。

我怕黑,所以深更半夜的我还是很怂的,可没人和我说过会有人来接我。我礼貌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把地图先关掉,又觉得对面都看见了才关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对方看到我同样惊讶,跑近了停下来后退几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才开口问道:“新生?”

我也仔细地看了看她。

那是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暗色的齐鲁校服里隐约能看见一圈一圈的白色绷带,腰间还挂着个很大的金属球。气喘吁吁的像是已经跑了一会儿了。
这身打扮别不是从岱宗跑出来的病人吧······我定了定神,回答道:“不是的,我来找吟游诗人集会处。”

“啊,我也在找那儿。你知道怎么走吗?我迷路了。”

“大概知道的吧······我这里有地图。”我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然后我们就一道在大得不可思议的别墅区里找吟游诗人集会处所在的那栋房子。

那个女孩子说她叫津岛箜岚,是齐鲁的学生,来自B-N(necropolis)喔喔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第三位B-N活体生物。然后就见她翻了个白眼,大半夜黑黢黢的看着格外显眼。

之后我就听她讲述了她生来就能操纵那个金属球和她被科考人员发现之后给破格录取进了齐鲁······诸如此类的我早已在新闻上知道的事情。

她是来这儿避难的,因为医学系的神经病学长们每天追着她做检查好去写论文

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不愧是能把自己塞进光导管道里传送救治患者的疯子医生们带出来的学生。

七拐八弯之后我们终于找对了地方。我交了新写的两句诗,箜岚随口念了些什么“Tom的钥匙Beau的图,发现的乌龟屁股里塞着阿姆斯特朗螺旋加速回旋阿姆斯特朗加速推进火箭”之类的什么东西,竟然也通过了。

什么跟什么啊这都。

进了大厅发现那位前几天刚在“灵世”号上开过演唱会的歌姬小姐也在,正和诗人们商量着下一首单曲要写个“缝隙”中的Gallows与逃犯Hahstat还有刑警队长的故事。听着倒是很有意思。旁边一位我看着面熟的小哥看我俩听得挺开心就凑过来说那故事是个真实事件,逃犯的出身还是某个名门望族之类。我倒是想起来之前听船长的话去Z-J(judhment)陪先知唠神嗑的时候看见过的那个结界里的两个小女孩······她们也有和歌姬小姐一样的精致得像瓷娃娃一样的外表,那副模样和神态,大概也来自某个名门望族吧?

顺便,那位那位歌姬小姐还简单叙述了一下她对昏晓边上的迪厅“造化”的赞美。

毕竟吟游诗人集会处就是个讲故事听故事一帮子什么诗人吟诗作对的地方嘛。

我跟箜岚唠得挺开心。

我跟她讲了在A-B(bird)差点被大鸟吞掉脑袋的事情,她跟我说之前在齐鲁碰到的一个来自O-E(earth)的有显示器用来表达心情的小姐,好像在追一个P-M的成年人类男性。

哦哦O-E吗?我还认识一个满世界找老婆的男性生物,你知道Emserk他的眼睛是条线······讲道理他们O-E破事真的超多。我这样说。

啊你有没有听说过A-B的精神病院地下有个什么非法组织?上次我听那群神经系的神经病们说来着。她这么说。

总觉得认识了一个很适合聊天的朋友呢。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