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露中】“寄出”的信

×好久之前的摸鱼,日期见信尾。摸的时候堆句子堆得特别开心特别满足。
×ooc,以及那个什么……内容是埋很多了包袱的,如果可以的话拜托请试着用分析阅读理解的方式读……emmm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看出我真正想表达的设定(大概多半是因为我傻吧)
×深刻的认识到,引号是个好东西(。)我,完全不会取名字。
×垃圾WPS,排版跟没排根本没差啊摔。
×以上。

我亲爱的万尼亚:

展信佳。

是这样的,我觉得你该回来啦。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你的爱人王耀觉得你该回家了。

虽然松柏苍翠如常,白石净似以往,但这并不能改变秋风已经吹起来的事实。这个夏天和这个秋天里你还是没有回家。我买了一件白衬衫给你,它一定很衬你金色的卷发。哦,说起头发,我是多么喜欢你淡金色的头发呀,它们就像收割前的麦子,草场上成卷堆放的稻草,沙中淘出的金。你总是说我是太阳,可你头上那令人着迷的金色又何尝不是呢?它们的色泽胜过三足金乌的眼,阿波罗的掌上明珠,天使头顶的圣冠。

我是如此的喜欢着你,倘若你肯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面前,我情愿化作那苍翠的松柏或是无暇的白碧。倘若你肯在什么地方看上我一眼,我定然能立刻发现你的所在,就像孩童寻觅藏起来的糖果般迅速。

忽然想起来有一次早餐时,你不小心把本应抹在三明治上的番茄酱洒到了你白色的长围巾上,一大滩番茄酱糊在那里。哦,那场面可真是触目惊心。没有我在身边的时候你可真该小心些,你总是学不会照顾你自己。啊,看到这里你又该不耐烦了吧,我亲爱的的没有耐心的小北极熊?我真的很喜欢这么称呼你,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有多可爱。眼睛呀,鼻子呀,嘴呀,放在别人身上是一种模样,可放在你身上就完全是另一副模样了。它们是这样的完美,巧夺天工。但说你的眼睛,你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面定然是藏着星星的,否则,当你看着我的时候,我怎么会沉湎其中?

是啊,我怎么就会沉湎其中呢?我是这样喜欢你呀,这喜爱甚于上帝之于世人,骑士王之于不列颠,小夜莺之于那位落魄的可怜诗人。

我是多么,多么的喜欢你呀,万尼亚。若我是赫尔墨斯,我定然会将我的心送至你身边。

所以,回家吧,好吗?

你亲爱的
王耀
2017.9.4

借着火光,王耀又读了一遍他的信。然后他将信纸塞进信封,查看了贴好的邮票和写好的地址。最后,他把信扔进了火堆里。

火苗温柔的舔舐着木质纤维,纸面变为明红色,复又暗了下去,最终变得与火底的灰屑无异。

——end——

×我觉得我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讲的其实是老王在露坟头烧纸的故事(。)
×松柏是墓园常种的植物,白色的石头指的是碑。
×耀把信烧了,其实就是在烧纸……“如果看到这里又会觉得不耐烦”也是指耀把信烧给露看。
×我,目前为止,已经听到三种完全不一样的剧情理解了……特别好奇还能有什么新花样(bushi)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