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Dover】新大陆


×大航海时代,柯克兰船长和弗朗西斯船医的设定
×祝各位新年快乐啊哈哈。
×说来惭愧其实这是16年十二月就列出大纲的一篇……要不是被这位好同志 @玉壶冰 提起来我估计就不会有下面这些东西了(。
×还是没有写出想要的样子(。虽然已经花了很大精力也不想再改了……
×灵感来源和码字BGM是Mili的Cerebrite
×ooc预警

一、

“你没有什么大碍,大副先生。只是最近因为食物不足稍有些乏力而已。”船医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样对桌子对面的大副说。

大副因为长时间航海而变得黝黑粗壮的手臂放在桌上,听见弗朗西斯的话后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些。

“……事实上船上的食物已经不足了,船医。我们只能省吃俭用。”

“等到找到了新大陆……”

大副粗暴地打断了弗朗西斯的话。

“你真以为船长找得到什么‘新大陆’?”

弗朗西斯抬头看了大副一眼,笑道:“那是全英格兰最棒的船长,他做出的决断错过几次?”

大副的手掌松开复又握紧。心说这不愧是船长找来的花花公子,洁白的皮肤和保养良好的金发都透露着他在海面上的无知……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决策绝大多数都是正确的……但这次,柯克兰船长错了,错的离谱。

“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为他卖命的人!他只不过听闻了个子虚乌有的谣传便要出海寻找这个什么新大陆。船上的食物只够五天了,但他竟然不肯返航!你猜我去和他商量返航的时候他怎么说?

“他说——

“新大陆必定能寻得到,只要你们再坚持几天!

“这他妈的可是一船人命!就要跟着他送死!”

大副的情绪愈发激动起来,一拳头落在了桌子上,震得水杯里的水泛起波纹。

弗朗西斯没有言语。他当然知道大副说的都是事实,是英格兰最负盛名的船长亚瑟·柯克兰开船出航寻找传说中的新大陆,并叫来了本该在宴会沙龙里与女士小姐们聊天约会的他做船医。

而事实是在出海两个月后伟大的柯克兰船长几乎耗空了船上的所有物资却连新大陆是影子都没有见到。并且亚瑟完全没有半点想要返航的意思。

“这艘船已经航行了两个多月了,船长却还没有返航的打算么?”弗朗西斯这样问。

“完全没有,他早该放弃了,根本没有什么新大陆。”大副这样回答。

“那么……大副先生你来找我是要做什么呢?你明知道你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吧?”弗朗西斯上身放松地向后仰,直接靠在了椅背上。

大副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或惊讶。

“我们打算夺船。明早太阳升起时开始,看样子只有杀掉船长才能返航了。我们只是希望医生你不要干涉就好,你知道我们需要医生。”

弗朗西斯眯起了他紫色的眼睛,而后微笑起来。这副表情若是放在哪户人家的宴会上一定能吸引不少女孩子的心神,但在大副面前却毫无用武之地。

“好啊,我不插手。”

听到了满意的答复,大副没有多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椅子被粗暴地拉开,在木质地板上划出刺耳的难听声音。

这声音让弗朗西斯皱起了眉。

船员们总是喜欢用粗暴的方式处理事情。

二、

    他们果真展开了行动。

海平面上刚显露出一丝红光的时候,亚瑟的房门就被人踹了开。警惕性极强的船长的反应并不慢,抽出枕边的弯刀便起身迎击。

进入亚瑟房间行刺的是个年纪不大的水手,当船长大人穿好衣服戴上帽子之后仍然没有想起来倒在血泊里的那位身手还算敏捷的少年到底叫什么名字。

差不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亚瑟从抽屉中取出了两只火铳,一只拿在手里一只放进口袋。

听到头顶传来的杂乱脚步声,亚瑟就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当他踏上甲板时,眼前黑漆漆的枪口又说明了,他的猜想几乎是完全正确的。

“什么啊……夺船吗?”

用火铳指着亚瑟的是船上的二副,大副靠在一旁的酒桶上把玩着手中的刀。

“是啊,夺船。”二副漫不经心地接话。“我们可不打算再像个傻子一样相信您那所谓的‘美妙、孤寂、富裕的新大陆’了。船上的所有兄弟都觉得吃饭喝酒比你那什么新大陆和你的柯克兰名头有用。”

“船医呢?”亚瑟忽然问道。

旁边的大副皱起了眉,似乎对亚瑟提出的无关问题感到有些不满。

“船医答应了不插手这件事。”

“那就好说了。”船长这样说道。

上半身下压,上前一步,抬起手臂,开火。

火药的巨大冲击力下,二副捂着腹部的空洞,面容扭曲地倒在了甲板上。

当其他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恶战宣告开始。

三、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在听到火铳的声响时从睡梦中惊醒的。船医很快便从杀喊声中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不慌不忙地整理好仪容,法国人像要参加舞会一样用丝带绑好了头发。

最后,弗朗西斯取出了他自上船起从未使用过的燧发枪和用于格斗的短刀。

此时叛军的战斗场所已由地势宽阔的甲板转移到了躲避十分有利的下层船舱中。

因此弗朗西斯推开门,所见便是一片刀光剑影。

这时他对空放出的一声枪响,成功让交战双方都停下了动作。

“……你来干什么?”

四、

亚瑟与弗朗西斯背靠着背,周围对他们怒目而视的,是亚瑟曾经的部下们。
   
    “就算你到鬼门关去,哥哥我一样能把你医回来。”船医弗朗西斯说得无比轻松。
   
    “那我要是下了地狱呢?”
   
    “那我陪你一起去咯。”依旧是那副与谁家小姐约定终身的模样。
   
    船长大人于是撂下一句“这可是你说的。”之后,便挥剑冲进了人群。
   
    目及之处血花四溅,金属撞击的清脆响声不绝于耳。双方似乎都完全没有要顾及往日情面的意思。就连船长帽上的百色路翎羽也不多时便被染成了殷红。
   
    船医先生对这种见血的事情自然是反感的,但出于对亚瑟获胜可能的担忧也加入了战斗。好在水手们似乎早就收到了命令,不会对船医进行可能致命的攻击。

他们还真的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啊。

五、

当大副被亚瑟扔进大海之后,这场恶战正式宣告结束了。就如自傲的亚瑟·柯克兰所预料的那样,那些航海经验不及他四分之一多的水手们是无法在波浪中战胜他的。

但船长大人显然也伤的不轻,所以战后清点工作只能由船医代替完成。

战后清点的结果是,这场战斗毁了船上剩下的所有食物。最要紧的是,弗朗西斯放在船舱里的药箱也被打翻在地,药瓶和药水将地板染成了除了血红外的另一种诡异颜色。

只剩下小半瓶用于止痛的吗啡是完好的。

弗朗西斯只好割下还算干净的布条给亚瑟做了包扎,让这位只能躺着的伤员吃下药睡一觉。将他搬回自己的房间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了,但好在无风无雨,可以把船帆撤下来姑且给亚瑟当做是被褥。

弗朗西斯一直守在亚瑟身边,第一晚就这样度过。饥饿让他不敢进入睡眠,因为或许闭了眼就再也无法睁开。

闻到血腥味的鱼群一直围绕在帆船周围,他们觊觎船舱中的那些已经腐烂的物什。

法国人已经不再在意他的仪表了,精神状态让他根本无暇顾及那些。又一次喂亚瑟吃了药之后,船长大人微微抬起胳膊拽住了他的衣摆。

“弗朗……我……找到新大陆了……左舷用望远镜……只要两天就……”

弗朗西斯于是强撑着身子听从亚瑟的指令向那片海域望去——

就如同他知道的那样,望远镜折射出的画面中是片令人绝望的碧蓝。

阳光如金沙般抛洒在海面上,天上没有云,所有的颜色都由金色和蓝色拼凑而成,深蓝的海和碎块的金拼接浅蓝的天和大片的金。

连只海鸟都没有。

船医返回到船帆旁看他的患者,伸出手触碰他的额头,触觉神经经由脊髓传至大脑的信息告诉他皮肤触及的地方正在发烫。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这天晚上亚瑟的状态各外好。

祖母绿的眼瞳中完全没有病态的无神,相反那目光似宝石般澄明。

天已经黑下来了。这天晚上既没有风暴又没有乌云,天空像集装箱上放着的天气瓶一样澄澈,漆黑的海面上闪着和银河一样的光,星星和月亮格外平静,已经睡着了。

“弗朗你知道么,那是醉人耳目、摄人心魂、令人神往的理想国……那片富饶的土地上有先祖留下的宝藏……红宝石、猫眼石、翡翠和玛瑙……”

弗朗西斯微笑着点头,一句一句地附和着,描绘着两个人在新大陆的冒险。弗朗西斯手边的淡水杯已经空了,水瓶旁边的药瓶中,白色药片也已尽数消失。

然后两人一同睡去。

六、

两个月后,某港口。

宪兵们正在检查昨夜漂进港的一艘无人船。这艘船和其他漂进港的破船一样有打斗的痕迹,因此宪兵们把它也归类成了在火拼中输掉被弃的海盗船。

比较奇怪的是,宪兵们并没有在船上找到海盗旗之类的东西。

“哎,我说,你听说没听说柯克兰船长的事情?”

“那个船长?不是说找新大陆去了嘛,好几个月都没听到有他的消息了。”

“他以前的那些冒险故事都要讲烂了,听说他这次出海带了个很厉害的船医,据说和船长私交很好。”

“那边那两个先别唠嗑了!过来看看这边甲板上有两具尸体,帆布包着的……”

——end——

×相信我俩人是去新大陆的极乐净土了。
×对于枪械这方面查了挺多资料,发现当时大概是多用燧发枪了,但鉴于也有把较古式的枪械统称为火铳的形式出现所以没改。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