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苟宇】【友达×少年】维修


×因为昨晚和木苏苏唠她家女儿,然后就突然想起来AI来了,然后就有了这么个东西。
×我急需糖来拯救我的身心。
×我喜欢我家的每一个程序员。
×日常嫌弃WPS手机端(。
×以上。

船长正躺在沙发里读书。旁边的机械小东西发出的光很舒服,照在书本上既不暗又不刺眼。
小东西的光忽然闪了一下。
船长可刚读到有意思的地方呢。
“喂,你刚才怎么了?”他问那个小东西。
“滋……电流不稳……不过现在没有问题了。非常抱歉对您造成的影响,飞船根据星程规定可以为您提供一些赔偿……”小东西发出了调节电流的声音,但也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运作。
船长揉了揉眉心,把书签放进读过的那一页里,合上了书。

中控室。
船长打开金属门的时候,AI的手指正在空中灵巧地跳跃,就像是在跳什么舞蹈。看见船长走进屋子,AI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该维修了?”船长反问道。
AI指了指他面前的光屏。
“我正在写补丁。”
船长摇了摇头。
“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你需要一次彻底的清理和维修。你需要别人替你维修。”
“但是这里只有我一个技术人员。没关系,系统清理和补丁包我都可以自己做。保守预算这种工作状态可以存在……”
“你有另一个技术人员。好了现在放下你的代码,去处理飞船事务,以后我负责你的维修。”船长挥了挥手,AI面前的光屏便飞至船长面前。
“我的记录里没有写你有维护信息体的能力。”
在AI的权限命令里,船长输入了一串字符。
[最高权限 开放]
“你看,我可以。”船长转过头来看AI用投影技术显现在他面前的,发着微光的面庞。
什么啊……这不到底还是专门为我留了密码……
“那么拜托您了。”AI这样说道。按照安全维护系统的设置,他不应该把系统权限朝任何他信息库里未透明的人开放,但面前这个“船长”打开最高权限的指令,在他的每一道防火墙内畅行无阻,直到安全系统中枢也输出了“1”的计算结果。
就好像,这个数据库本就属于他一样。尽管AI知道他真正的所有者发生了什么。

船长随即在AI的数据海里查找起来。
系统自动弹出的对话框里携带的是名为“操作指导”的文件包,里面记载着他所应该知道的东西。没有任何冗杂内容,也没有任何他已经知道了的多余语句。
于是船长就这样为一个又一个信息库清理多余的字符串,修补运算错误出现的漏洞。
直到他找出了那个在角落里放着的,因为工作用不到所以从未被解压过的压缩包。
那东西的文件名是“记忆”。
船长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他的挚友一向是个记录狂。他也知道如果把这个压缩包解压运行后会发生什么。
他的友人,就可以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了。他所见到的,就可以不再是那个有着友人的脸却没有记忆的机器了。

船长关掉了压缩包的信息栏,回到检索目录继续他的工作。
你看啊,空,我这么聪明,我记得你所写下的每一个语句的构成,我知道你引用的每一个库函数的源代码……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