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牡丹莲】【澳耀】【互攻?】【有bug,ooc】【语文差见谅】 日出云霏开,云归岩穴暝


    闲来无事时王耀也会有些闲情逸致,像是在院子里逗逗鸟养养花什么的,再像是练书法和画水墨画。这种时候王濠镜大多陪着自家先生陶冶情操或是自个儿泡壶清茶找个地方坐着看自家先生陶冶情操。满院子的桃树杏树梨树衬着这两个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清雅的人,倒真是如同水墨画那般。
    面前这幅写意山水才刚画好,白宣上的墨迹还没匀开。王耀提了支狼毫蘸些浓墨在纸边找了处空白题字。
    “野芳幽香,佳木繁阴,风霜高洁,山间四时。”
    王濠镜喝完了瓷杯里的茶水,便起身走到王耀身后,轻声念出白宣上带着文气的正楷。
    王耀放下毛笔,伸了个懒腰后回头看着王濠镜,嘴角上扬,问:“濠镜,你可知道我这句子出自何人之手?”
    “野芳幽香……”王濠镜嘴里念叨了几遍句子,扇柄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着掌心,思考了一会儿笑道:“是六一居士吧。”
    “嗯。”王耀应了一声,算是宣布王濠镜回答正确。他一屁股在旁边的藤椅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也不理一边站着的濠镜。
    王濠镜倒是不在乎先生那一副嫌弃自己的模样,脸上还是带着和善的微笑,矮了身看着王耀,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手里有节奏敲打着的扇柄也好似带了些许喜悦。
    “六一居士……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先生。”
    就连眼镜上反射的阳光都写着不怀好意呀。
    王耀抬眼看他,两个人的脸像是要贴在了一起,对方温热的呼吸都撒在脸上。
    鎏金色的眸子含着笑,冬日红梅般的嘴唇轻轻开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濠镜你呀。”
    说完便主动凑了上去,不出所料地感受到了熟悉的温软。
    王濠镜轻轻瞌上眼,加深了这个吻。
    毕竟自家先生可是很少这么主动的呢。
——END——
*:标题和少主的题字都出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原句分别是【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和【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有修改,这里初四狗并不是很懂押韵什么的也没有去深入研究所以有错误请谅解_(:3」∠)_
标题和内容好像并没有什么卵关系┑( ̄Д  ̄)┍

这就是一个背文言文背到想死时的脑洞,满满的bug和ooc抱歉_(:3」∠)_
最后注明一下【欧阳修,自号醉翁又号六一居士】虽然大家应该都知道的吧。【躺平】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