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露中】【画家露×作家耀】【大写的ooc慎入】 盛放

根本没什么剧情´_>`突然蹦出来的脑洞

你只需要稍微了解一下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位画家,你就会发现他的画作明显分为两种不同的风格。伊万早期的画作幽深且冷冽,画中很少出现暖色调,就算会有日光这种柔和明亮的事物也是遥不可及的。而他后期的作品却又几乎都是明亮浓烈的色彩,大片的红色和明黄成了这些作品的主旋律。转折始于一幅名为《醉酒的人》的画。令许多艺术评论家不解的是这幅画上根本没有“酒”或是“人”这类事物。那幅画看起来像是幅抽象派作品,因为它根本不符合科学规律,但它又没有抽象派画作最基本的抽象。画中描绘的是冰原上的一大片盛开的向日葵,耀眼的阳光将冰面染成明亮的金色,盛放着的向日葵们则是大片大片的红,像是着了火。

王耀,著名的文学家。他的文字总能让你找到属于你的那部分感情,让你情不自禁的贡献出眼泪或是笑容。开始时他浓墨重彩地描写笔下人物的豪情壮志,对信仰的执著和对幸福的追求。然后用失败的打击来渲染出世界带给他们的渺小和无措,字里行间充斥着悲凄和壮烈。但在后来,这种感情逐渐转变为空灵与像是参悟了什么一般的希冀。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变化是王耀带给他的,而王耀对文字的改变则是伊万带给他的。

他们是恋人。

他们的住所并不像公开场合里这两个人所表现出的那般整洁漂亮,反而杂乱的甚至有些让人看不下去。满地都是杂乱的画具和书本,各色颜料涂抹在地板上或是书柜上,其中混杂着乱七八糟的钢笔墨水。但两个人并不在乎这些。王耀习惯于随手就拿得到需要的物品,伊万则认为这样的屋子有“活着的气息”。

不同与其他恋人之间的甜腻与无时无刻的粉红泡泡,伊万和王耀之间更像是干柴烈火,或是依偎着抱团取暖的野兽,看不顺眼就撕咬起来。但那也无所谓,没有什么事是干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干到一方第二天下不了床。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

那天王耀已经卡了一周的文,被编辑追得心烦意乱,在酒吧里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酒,看得老板弗朗西斯一阵心疼。而家里的伏特加喝完了来酒吧喝酒的伊万同志看见的就是这副光景。在看见那双微醺却依旧明亮的琥珀色眸子的时候伊万就知道了他的下一幅画应该画些什么。他无比兴奋的跑回家作画,连伏特加的钱都没有付。最后王耀帮他付了那笔钱,并朝伊万讨回了那笔钱。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认识了。

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他们似乎早就注定离不开彼此。

每天王耀都坐在电脑前面敲字,敲着敲着就能睡着。这时候伊万就会把他从电脑桌前捞起来塞进被子里然后看着王耀的睡颜拿起画笔,他总觉得自己连落笔都是温暖的。

一直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伊万·布拉金斯基总是这么想。
——end——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