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耀诞】【放飞自我】【王耀&李白】【跟农药没关系别看了】

名留青史

本来好好的是个耀诞贺文,结果要发的时候好死不死不小心给删了……重码的不走心大概还有错别字什么的将就看吧×【反正大概也没多少人会看(:з」∠)_】

翰林供奉是个闲官儿,没什么职权,无非就吟诗作赋哄哄皇帝开心罢了。李太白这个翰林供奉倒也乐得清闲,闲来无事就四处闲逛。

这日春和景明,李白提了酒壶寻思着找个地方小酌两杯。走进个有些偏僻清净小院,却见得有人正给院子里开得正盛的牡丹修枝剪叶。

那人身着锦衣华服,墨色袍子上金线绣着五爪金龙。听见李白的脚步声便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问道:“……翰林院供奉?”

李白从未见过这人。放眼整个大唐,除天子外何人有如此衣着?

“正是,在下李太白。子为谁?”李白答道。这酒怕是喝不成了,这是李白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

对方轻笑着道:“王耀。”而后又补充,“亦或……大唐。”
   
有人突然这样说,李白当然是不信的,但王耀三言两语就让他信了世间有一人是作为“大唐”而生的。

有客人到访,王耀也就顾不得他那几枝牡丹了,院子里就着李白带来的那壶酒,两个人就聊开了。

这便算作相识。日后李白闲来无事来这小院寻王耀闲聊,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络了。

李太白从小便立誓做四方游侠或是身居高官,为大唐尽己之力,功成名就名留青史。现下他便觉得寻到了榜样。就像王耀那样就好,游遍中原,身居高位,以此用尽一生。就像王耀这样,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王耀与他把酒言欢,无话不谈。他听得李白名留青史之愿时,微微一笑,仰头灌下一杯清酒,只道祝李太白如愿以偿。李白的狂妄之名王耀也是有所耳闻,力士脱靴贵妃研墨那天王耀刚巧在场。他是喜爱李白这副脾性的,傲岸不羁之意与自己当年颇有几分相似。

那日二人赏月对饮,阴云遮月时李白道自己仕途坎坷,翰林供奉不过一闲职,空有满腹经纶却无所作为。

王耀看着他,问:“那汝便就此放弃?”

李白一杯酒入口,“愿乘长风破万里浪。”

王耀便笑,却不答话。

自古便不少文人墨客自负文采却不受重用,这些人愤懑不平之时写下的那些流传下来的诗赋数不胜数,可这其中又有几人真正流芳百世了?

此后一段时日,李白再未寻过王耀。某日王耀记起这事询问身边人时,那人却道李白早已谪迁。

李太白寄情山水,豪放洒脱,满腹诗文,名扬四海。“大鹏一日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安史之乱,“夜郎万里道, 西上令人老。”

暮年之时,李白只觉得像王耀那样的人生。想起来便觉得不自量力。纵然他文采无人匹敌,身手敏捷无比,但褪去张扬,他无非也只是普通人罢了。

王耀,他始终遥不可及。名留青史,只怕也只是痴人说梦。

那夜的月亮真是漂亮。李白喝了好些酒,只觉得这江面上皓月千里,浮光跃金,一轮新月仿佛伸手便碰得到似的。他有些微醺了,抬手想去寻那月亮。

那夜的水也是清凉的。浸入水中,月亮真的就在身边了,水清月明,水里都似是有一股陈酒的清香。皓月为伴,伸手便触得到月亮的那份冰凉澄澈。李白捉到月亮了啊,和着酒香有些清冷的月亮。

安史之乱过后政局有些动荡,王耀也便忙了起来,身边人道谪仙人李白仙逝之时他也不甚在意。只是感慨又一个知晓他存在的人不在了。

王耀看着坐在旁边抱着练习册念叨“金樽清酒斗十千金樽清酒斗十千金樽清酒斗十千”念叨了半天都没想起来下半句是什么的笨蛋学生,就出言提醒了一句“玉盘……”。然后就见女孩子“哦!”了一声,恍然大悟的提笔写下答案。于是王耀就,想要不要晚上睡觉的时候当做睡前故事给女孩子讲一下自己和李白的事情,或许会对她背古诗有点帮助。

不过,遥想当年,谪仙人李白立下的“功成名就,名留青史”之誓,倒也真的实现了。

——end——

天知道语文书给了我多少脑洞´_>`

背文言文的时候就忍不住脑补语文书的梗,之前背史地生的时候就天天玩历史梗´_>`

来来来我们一起背《行路难》´_>`

嗨呀好气呀这篇码了两遍´_>`

对对对最后那个不会背古诗还要少主提醒的人就是我,我跟你们讲少主讲睡前故事可好听了´_>`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