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记忆


给沐凉凉的生日贺文!就当今天是他生日好了(bu)反正已经过去十四天了就当是新年礼物×
祝沐凉鸡年大吉吧×

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但并不是所谓“青梅竹马”。

那是小学一年级,分班。家长牵着孩子的手在人流里面走,在贴着的榜上找到自家孩子的名字然后再把孩子领进班级挑个座位让孩子坐下,最后和孩子道别,离开。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懵懂的,不知所措的,有些孩子开始因为家长不见而哭泣,另一些则带着天生的好奇与身边的孩子交谈。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直到漂亮的女老师温声细语地安抚好哭着的孩子,连哄带骗地让活泼的孩子们闭上嘴,班级才安静下来。

然后老师拿出点名册开始点名。

那就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了——“zil”。那是一个多么特殊的名字啊,尽管我当时因为紧张而并不关心自己以外的人,但那个特殊的名字还是多少在我脑海中留下了些许印记。

后来么?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从有过任何交流。毕竟男孩子和女孩子在小学阶段本来就不会有太多交流啊,大家一般都是男孩子和女孩子分开玩的。况且,我从小就属于不合群的类型,并且有着不小的脾气,嗯……就是那种被惹急了会扯着人家衣服往死里踹的那种。在一次和女孩子里的小头目吵了架之后我就被班里的几乎所有女孩子拒之门外了,更别说去跟男孩子们交流。

而且那时候的zil……嗯……直说好了,我超级嫌弃他的。小孩子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虚荣心嘛,当时我是被列在“好学生”的范畴内的,也因此我打架会被老师赦免。而liz他啊,是经常因为不写作业被点名的那类孩子。最重要的是,zil的爱哭是在班级里出了名的。稍微欺负一下就会哭得撕心裂肺……就是现在想来也觉得讨厌极了。这哪里是个男孩子嘛。

然后我就摊上麻烦咯。

三年级的一天,我从同桌那里借来了一个很漂亮的透明塑胶球。有些讽刺的是,我连当时的同桌是谁现在都记不得了,但我偏偏还记得她说过的和zil有关的话。同桌开始时是不想借我的,她和我说那是zil的塑胶球,zil嘱咐她不能借给别人。

但我还是在死缠烂打之下借来了它。那真是个漂亮的塑胶球,有当时的我一个拳头那么大,球里面有亮片,还有一只紫色的塑胶海豚。

然后麻烦就出现了,一个失手,塑胶球被弹了出去,这个极有弹性的球不知道弹到了哪里,总之我再也没找到它。

同桌开始指责我,质问我她该怎么向liz交代。我则豪迈地叫她别担心,我弄丢了塑胶球我就负责跟zil解释。

我当时觉得我超仗义的,就是没太长脑子,忘了那是zil,因为“爱哭”出名的zil。

我跟他解释了始末,又道了歉,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要我找到那个塑胶球,要么就赔他一个。我还想着耍耍无赖,叫他自己找找来着,但那是zil,我刚撂下话想走立刻就哭起来的小zil。

我没辙了,要我跟他打一架把他打到服是可以的,但他哭了。我平时连和别人说话都难,哄孩子这种事我哪里会做?一听他哭着说什么“那是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你不还我就去告诉老师”的时候,我更慌了。这要是告到老师那儿,给我定个“欺负同学故意弄丢同学东西”的罪名我肯定就完了。

所以我特别努力的哄他,跟他说你等等我下午赔一个给你。

zil是同意了,但这让我一个中午都没吃好饭。那么大那么精致的塑胶球,我到哪儿去买?在那之前我可根本没见过那样的塑胶球!

最后我决定干脆直接给他钱叫他自己去买,这样他就无话可说了。

但是我也没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是没有零花钱的。中午回爷爷家吃午饭的时候要是实话实说的话又免不了遭奶奶一顿骂。

然后……就在我吃完饭偷偷摸摸的想去奶奶衣袋里拿钱的时候,我被奶奶抓住了。毕竟是小孩子嘛奶奶也没多想什么,只是问我是不是要钱。

我是被吓着了,差点就以为是作案未遂要被抓现行了。吞了好几口唾沫我才昧着天大的良心跟奶奶说我是要拿钱买作业本。

奶奶特开心说要支持小孙女学习,给了我一块钱。

我当时想着一块钱哪能够啊?那么个塑胶球怎么也得三块钱。但我哪来的胆子再去管奶奶要钱,撒那个谎就要了我半条命。

于是我就壮着胆子把那一块钱塞给了zil,当时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记得了,太羞耻。就记得当时想着zil可真好忽悠,说什么都信。

那之后我也长了记性,离zil远点,免得惹祸上身。

后来啊……后来就长大啦。后面的事情就不讲了。说实话,小时候的zil比现在可爱多了,现在他那么大一坨,比我都高,还长胖了。

嗯……我还挺喜欢他的。

然后……祝他生日快乐吧,虽然都过去十四天了。这都快过年了的,要不干脆也祝他鸡年大吉吧。

——end——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