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

【露中】自杀


*不带脑子的产物。我的天我究竟写了什么来污染大众×
*ooc吞枪自杀了
*讲真我还是觉得烧炭+安眠药比较好,无痛无副作用,就是有点污染环境×

王耀的病情早就可以被称为病入膏肓了。但医生和护士们从来都只是一边帮他换下一个吊瓶,一边微笑着安慰他说“王耀先生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些王耀都知道,很早以前就从恋人的神色里察觉到了。他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这样对大家都没有害处。

“万尼亚,你知道‘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么?”这天,王耀躺在病床上轻声问他的恋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斯拉夫人听到这个问题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紫水晶般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但很快他便笑着回答王耀的问题:“小耀不会死掉的啊,小耀会和万尼亚一起活着的。”

伊万这样也挺可爱的。王耀这样想。若是拿开他脸上的氧气面罩便可以看见王耀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但那大概是不可能的了,只要把那玩意儿拿开王耀立刻就会死。

“我知道啊……‘死亡’的模样。”王耀自顾自地说着,不去理会伊万担忧的目光。“死亡其实挺棒的,很舒服,很轻,很暖。就好像在云朵或是鹅绒被子里,舒适得让你想要忘记一切。然后你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人间了,离开这个每天要靠机器活着的可怜病房。”

“可是小耀你还活着呀。”伊万这样说。

“那是因为你也还活着啊。”虽然隔着氧气面罩看不真切表情,但伊万还是看得见王耀弯着的月牙似的眉眼。

“好啦,万尼亚你该帮我换上下一瓶葡萄糖了。”

“所以伊万,你想要死掉么,和我一起死掉。他们说死在一起的人在黄泉道上也会一起走。”就在伊万起身把吊瓶换下来的时候,王耀这样说。那因为病痛而有些沙哑的声音在伊万听来就像是塞壬的歌声、美杜莎的眼睛或是潘多拉的盒子。

水手于是转动了船舵,男人于是睁开了眼,潘多拉于是打开了匣子。

伊万于是这样回答:“好啊。那么我们该怎样自杀才好呢?吞枪、服毒还是烧炭?”

两个人就真的开始讨论这个话题了。就因为一个有些荒唐的传闻。虽然事实上这两个人本来就很荒唐。

“我觉得烧炭比较好啊,烧炭不会痛,而且这也可以保证我们一起死掉。”

“烧炭是窒息而死,窒息大概很难受吧。”

“……是很难受。那么烧炭的同时吃点安眠药不就好了?”

“可是小耀,医院其实是不能烧炭的吧。”

“……那换下一个。”

“服毒?服毒就方便快捷多了。”

“不行。服毒肯定很难受。我吃那些药的时候就很难受了,服毒自杀一定更难受。”

“小耀,其实要你死掉很容易的吧……只要拔掉维生装置就好了的。主要还是在于我。”

“但我也不想让你因为服毒而难受啊,鬼知道那些药有多难以下咽。”

“好吧。那就吞枪好咯,吞枪多容易。”

“听起来倒是不错啦……一枪下去解决问题,无痛苦无副作用。”

“那就说定啦,时间就定在明天晚上十一点好了,那个时间医院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人。”

“说定了。”

“哦对了,”两个人商量好时伊万刚换好吊瓶,伊万坐下时王耀补充道“……你开枪之前可别忘了把我身上的管子拔掉……你总是丢三落四。”

斯拉夫人笑了起来“我知道啦小耀,要不然我一个人死掉了你怎么办。”

紫罗兰色的漂亮眼睛里闪着太阳般温暖的光。琥珀一样的眸子里也满是快乐的神色。

第二天晚上王耀在病床上被叫醒的时候,伊万果然带了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你为什么才叫我起来,只剩下二十分钟了。”王耀看了看病房里的挂钟,有些不满地抱怨。

“因为有些事耽搁了一小会儿。”伊万回答。“我拜托那个脑子里都是汉堡的混蛋黑进了医院的总控室,电脑会在十一点的时候自动切掉你的维生装置的电源。这样小耀就不用担心我会忘记啦。”

王耀努力地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

“那么,来等最后18分钟过去吧。”

病房里的挂钟指向十点四十二。

“小耀,你说的那个传说,真的是存在的么?”过了一会儿,伊万突然这么问。

“万尼亚你在想什么呢,当然是真的啦。”

“可是,又没有什么证据说它是真的。”

“……那么,你觉得我可能拖着我这副活不了多久的身子继续苟延残喘么?”

“医生不是和你说过你会活着的吗?”

“我说伊万,你难道不会是不想死掉了吧。”

“……”

斯拉夫人的紫色眼睛黯淡下去,他放下了手里的枪。

王耀突然有些愤怒,一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让他苍白消瘦的胳膊抬起来,拿起掉在手边的枪,带着粗重的呼吸颤抖着单手举起它,在伊万有点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扣动扳机。

病房里的挂钟指向十点五十九。

王耀再也没有力气让他起身看一眼倒下的人和染红了白色床单的血迹。

病房里静下来,只剩下机器们运作的轴承飞速转动的声音。

王耀想其实活着也挺好,在所剩无几的日子里他可以每天早上在晨光中醒来,听伊万给他读报纸,晚上他也可以伴着星辰入睡,让伊万给他讲点什么哄小孩子的睡前故事。

挺好的,对吧。
就算只剩他自己,也活下来吧。毕竟伊万是想要活下来的。

病房里的挂钟指向十一点。

病房里静下来,机器运作的声音也停下了。

只留下那个很舒服,很轻,很暖,就好像在云朵或是鹅绒被子里,舒适得让你想要忘记一切的梦。

——end——

评论

热度(16)